首页 科技 时尚 音乐 展会 健康 教育 公益 图片 讲堂

国学

四观导师苑天舒:《管子的智慧》

来源:廖彬宇新浪博客 编辑:蒋海锋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7
摘要:2016年8月18日下午,“四观大讲堂”大型公益讲座第二十三期开讲。中国文化书院秘书长,《管子》学研究专家苑天舒教授莅临四观大讲堂,为大家带来一场《管子的智慧》的精彩讲座。
2016年8月18日下午,“四观大讲堂”大型公益讲座第二十三期开讲。中国文化书院秘书长,《管子》学研究专家苑天舒教授莅临四观大讲堂,为大家带来一场《管子的智慧》的精彩讲座。 
为了感谢苑天舒教授对四观书院的支持,讲座开始前,由四观书院副院长王一先生代表廖彬宇院长为苑天舒教授颁发四观书院导师聘书。

苑天舒教授,中国文化书院秘书长,《管子》学研究专家,善因集团专家智囊团成员。曾经担任北京大学新北高教育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北京自修大学校长;现任中国文化书院秘书长、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常任理事、北京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师从汤一介教授与王守常教授,对管仲及春秋战国诸子有着深厚的研究,被誉为中国管学第一人。

接着,苑天舒教授为大家带来了一场将近三小时的精彩讲座(详尽内容附于文后)。

本期“四观大讲堂”大型公益讲座圆满结束,感谢苑天舒教授带来的这场启迪智慧、升华心灵的精彩讲座。虽然这天细雨绵延了一整天,但依然未阻挡大家学习的脚步,我们为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和精神由衷点赞。

讲座结束后,应部分同学想要与老师及同学继续交流的要求,我们邀请到苑老师与大家共进晚餐,在用餐过程中,同学们热烈讨论,宣讲自己的听课体会。苑老师也分享了本次课题未能讲完的一些内容,及东西方文化在思维上的一些差异等话题,尤其关于东方文化中,中国人惯于在时间轴上去思维的话题,给了在场同学以崭新的视角和启发。

以下为苑天舒教授讲座的大致内容(文稿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刊发时有删节):

各位学员,大家下午好!我们今天的题目是讲管子,各位都知道管子这个人物,但是并不熟悉。作为诸子来说,大家可能熟悉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喜欢《孙子兵法》的就熟悉孙子。对于管子这个人物,我们各位知道他还是和诸葛亮有关。诸葛亮这个人物在我们民族文化里面是一个传奇人物,他自视甚高。我们不妨细说一下管子。

管子是春秋时期齐国的宰相,齐国是姜太公姜子牙的封国,姜子牙是个什么人物?封神之人。我们不妨在姜子牙和诸葛亮之间发生一条线,管仲就在这条线上。

对于管子这样一个人物,我们今天对他的研究都变得越来越少,因为我们北大哲学系王守常教授就给我讲过这么一句话,北大哲学系这几十年以来就没有一篇关于管子的论文,关于儒家、孔子、孟子、老子、庄子的很多,但是关于管仲的论文一篇都没有,没有硕士论文,也没有博士论文。我们就从这个现象当中可以看到,我们今天对管子这个人的研究非常少。但是管子这个人却非常重要,他比孔子要早180年,孔子比老子大概晚了20到30年。也就是说,孔子跟老子都没有见过管子,但是站在孔子和老子那个时代,他们看管子比我们看还要清晰,所以我们今天也会讲到孔子对管子的评价。

我们今天主要讲授第一讲:以人为本。以人为本这个成语,在今天是耳熟能详,但是原始著作就是管仲。以人为本是管子首提的,以法治国也是管子首创的,还有大家常用的词叫述职,这也是管子提出的。我们今天的孩子去读《弟子规》,《弟子规》是清朝的学者写的,再往前推就应该是朱熹的《弟子职》,再往前推就是管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也是从管子来的。

一、《管学十六讲》之前八讲概述

以人为本

以人为本是管子首创,“管学十六讲”一共分成两部分,每一部分是八讲,第一部分的八讲轻重术,就是国民经济管理,管子的经济学思想非常领先。去年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给了我一个命题作文,让我写一写管子和亚当斯密两个人的对比,我写了一本书就叫《管子与亚当斯密》。

管子的经济学思想让人非常震撼,我们今天都在讲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核心就是物价由市场决定。物价由市场决定是谁提出来的?我们都说了是由无形的手,看不见得手,是在公元后1776年。可是早在2700年前,中国的管子就说了:“市者,货之准也”,“市者,货之准也”,这就是下定义。市场是干什么的?是货物交易定准的。管子打的经济战,各个国家都没有办法直接跟他进行军事作战,他是首发经济战。

以法治国

再往下就是以法治国,管子是中国法家思想的鼻祖,把管子列为中国法家第一人。他算不算法家人物,在学术上有争议,但是至少在管子这个地方用法是淋漓尽致。

管子之道,我们每三讲都有一个主题,就是管子的智慧从哪里来的。今天第一讲大家就会问,管子怎么这么聪明,他的智慧从哪里来的。我们就要去讨论他的智慧从哪里来的,从满天繁星中来。

主术

主术就是讲领导艺术。

管子兵法

管子兵法,大家说没有听过管子兵法,有《孙子兵法》,哪里有管子兵法。其实《孙子兵法》从哪里来的?在我看来从管子来的。《孙子兵法》作者就是孙武子,《孙膑兵法》的作者就是孙膑,这两位都是齐国人,他们都姓田。姜子牙开创了齐国,传到二十多代,在齐国发生了一件事情,姓田的取代了姓姜的。田氏取代了齐国之王之后,就以管子来教导诸子弟,所以田氏的子弟读的是管子的书。在《孙子兵法》里面有很多是管子的思想,管子有大量的军事思想。

阴阳五行架构

我们再说管子的阴阳五行架构,今天做企业规划的时候,都喜欢用SWOT分析法,分析企业的优势、劣势,这个SWOT分析法在我看不如管子的阴阳五行架构。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阴阳五行学说是很重要的,但是在管子之前,阴阳学说是阴阳学说,五行学说是五行学说,在什么地方阴阳学说跟五行学说被焊在一起?是在管子这里。

在管子以前阴阳学说体现的就是《易经》,五行学说是在《尚书》里面提到,但是它们彼此独立。在管子这儿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被焊到一起。阴阳五行架构的基础是什么,我们知道五行是金木水火土。我们知道土能不能在中间并不是由自己决定,它是由金木水火决定的,五行都可以居中。这就说到儒家的的中庸之道,怎么做到中庸之道?你说我自己不偏不倚,走中间路线,这不叫中庸之道,中庸之道不是走在中间。什么叫中庸之道?是拿着两边用中间的任何一个地方。孔子没有告诉我们怎么做到中庸,只说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

五行是四种相生相克,谁生我,我生谁,谁克我,我克谁。怎么能够居中?就是要把你身边的人、事分清,谁是生你的,谁是克你的,谁是你生的,谁是你克的,当你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了,你自动就居中了。因此中庸之道就是关系之道,是要把四种生克关系搞清楚的这样一个方法。

我们经常说,别人给我算了一下,说我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克我们夫妻俩,怎么办?我们中国人都怕相克,其实这个相克哪里就是害你的意思。我们有句话叫:“克我者成我”,能克你的人也能够成就你。没有金克木,哪来一棵大树变成木材;如果没有土克水,哪里会有大河呢?别人经常说我们夫妻俩相克,你应该好好感谢他。那谁生我?天地自然有生你之人。你说我跟我夫人特别好,我们俩相生。你不要高兴太早,天地会有克你之人。

中庸之道的走法就是一定要把四个关系搞清楚,因此在我们的五行架构里面讲到这样一个概念,一个人走中庸之道不是你决定的,而是你周围的人决定的,是别人决定了你是不是居中,是由你周围的关系决定的。

我们经常问我是谁?我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如果按照这个问题去问,根本得不到答案。你是谁?你不是谁?你要看你周围的那个人是谁,才能知道你是谁。谁是你儿子,谁是你夫人,谁是你老公,谁是你领导,谁是你同事,谁是你爹妈,当把这些关系弄清楚了,就知道了我是谁的儿子,我是谁的丈夫,我是谁的爸爸,就弄清楚我是谁了。所以自己的身份不是由自己决定,而是由周围的人说了算。

我们现在说我就要做我自己,我就要走我自己的路。这真的是不行的,你就做不了你自己,你就走不了你自己的路,你自己就是由别人决定的,你的路就是由周围的关系决定的,这就是中庸之道。

二、《管学十六讲》之后八讲概述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管学后半部分的八讲。后面的八讲跟前面的八讲区别在哪里?前边的八讲是基础教育,后面的八讲是高等教育。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区别在哪里?有的人说,高等教育是专业教育,对也不对。在我来看,基础教育就是我们中小学教育,它是常量教育,而高等教育是变量教育。高等教育是解决变量问题的,基础教育是解决常量问题的。基础教育是由一个确定的,或者一些确定的已知条件去求一个未知的答案,高等教育是用一系列变化的因素来分析未知的集群。所以管子的学问就在于它是一个变化的问题。

第三部分我们就介绍一个维萨。我们知道乔布斯,知道中国的马云,但是作为维萨,那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企业,但是各位你们有谁知道维萨卡的董事长是谁,你们谁知道维萨卡的总经理是谁,你们听过任何一个关于维萨这个企业的故事吗?我敢说几乎没有人听过。因为在全世界所有商学院的商业周刊里,大概几千篇是讨论比尔盖茨,几千篇是讨论苹果的,但是讨论维萨的可能是以个为单位。为什么呢?因为维萨卡是一个在乱秩与混序状态下的典型例子,它是在完全看不见顾客的状态下,你不知道维萨的董事长,不知道维萨卡在哪儿违约,不知道维萨卡在哪个地方提货,不知道哪个焦虑发生在哪儿,随时都在发生变化。它不知道哪个商户违规,它不知道哪个银行出现了什么问题,而这个维萨卡确实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实体企业,这个董事长每天悠哉悠哉的喝着茶,全球任何危机都影响不到维萨。它用了涨落现象,就是面对一个大组织的乱序状态下的管理模式,我们谈维萨的目的就是要对比管子对国家的治理,所以我们后面讲中国之治。

再后面的四讲就是讲管子的法术权势。我们要知道管子是怎样的人,他可以谈出这样的事情,我们现在就正式进入今天对管子的认识。

三、管子之管理之道

我们经过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也在讲管理,我们看到我们企业的管理越来越不错,很多企业里面制度非常好,但是我们往往说你观察观察你的员工,你的员工下了班以后是什么表现,出了公司的大门是什么表现。可能他该翻越栏杆的翻越栏杆,该不走人行道的不走人行道,该随地吐痰的随地吐痰,也就是我们今天的管理是里外两层皮,没有深入。

企业是国家之工具,而企业对员工的管理,居然经过这么多年都没有培养出一个国民情感,这是企业需要思考的。为什么我们企业作为一个国家的工具,但是你员工工作的时候能够做得这么好,下班以后就变了,这个问题要思考。

我们谈到管理的问题,就涉及到什么是管理。我们说管子之管就是管理之管,管理之管就是管子之管。这就是今天为什么我们还要谈管子的事情。

 

我们再看管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管子是谁?我们在了解一个人的时候都说要闻其言观其行,我们先要看一看管子到底说过什么话,管子说过“以人为本”,“以法治国”,管子还说过“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他讲到一个政权的兴衰与民心的关系。管子说这样一句话“市者,货之准也”,我后面那一讲讲完之后大家会发现,我们今天跟那些发达国家去谈,人家不给我们市场经济的资格,他们认为我们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好像我们这个身份不够,我就不知道我们谈判代表为什么不给他们谈谈管子呢?

在整个人类历史的4600多年中,全世界都是严格管控经济,只有中国是用无形的手来管理自己国家的经济。好像外国人知道那个无形的手,但是中国人很迟钝,是我们改革开放之后才学到那个无形的手。各位想想中国是什么国家,中国自古就是一个知道“道”的国家,什么叫做“道”?“道”是自然无为。中国自古就是以“道”立天下,那就是用无形的手来调节。中国自古都不用行政手段管理市场,我们一直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在2700年前就已经有了。

管子那里供求关系理论,就是物价的变化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管子用七个字就说清楚了“物多则贱,寡则贵”,已经知道物价的贵贱是由多与寡来决定,这是管子的原话。万物在市场上供应的多与少,不是人决定,是由四季决定的,所以人不能决定市场的东西。恒绝,绝就是远离。远离价值,它得不断的回归到价值。这都是管子说的。

管子说如果遇到凶灾年,大旱或者水患,人民失去了他生存的根本,失去了他生活的依托,就是民失本。国家看到国内大旱或者大洪水,人民受灾了怎么办?马上起动国家工程,那个时候没有南水北调,那个时候能干的就是土木,就是马上兴建国家的楼堂馆所,接着,让一贫如洗的百姓来干,这不就是我们的以工代赈吗?所以我们说修建宫殿不是为了享乐,是国家渡过灾难的政策。2700年前,白纸黑字摆在这儿,文献写着。

我们经常去看一个古代的宫殿,一个帝王陵,说当时修建这个帝王陵的正好赶上一个大的灾难,人民流离失所,作为封建大地主阶级的代表皇帝修建这样豪华的宫殿,是压榨人民的罪证。现在读了管子终于明白了,如果他是在和平年代去修那就是享乐,如果是在凶灾之年起动这种国家工程,就是帮助百姓度过灾荒的手段。

在2700年前就有了拉动内需的方法,就有以工代赈的政策。管子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这是一个国际趋势。仓廪充实人民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百姓知道荣辱。物质文明第一,精神文明第二。

四、初识管子

管子是谁?管子也叫管仲,他是春秋早期齐国的宰相,他生于公元前735年,他死于公元前645年,各位算算他活了多少岁?90岁。他做齐国的宰相40几年,他是我们中国历史当中第一个宰相,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总理。一开始我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心虚,管子之前也有相,怎么能说管子是第一个宰相。后来我读到了一位老教授的作品《中国政治制度史》,在这部书里面,左先生说从管仲开始,中国政治架构出现了君权与相权的分离。那就没问题了,也就是说从管子开始,宰相是有实权的,在管子以前的相是幕僚,到管子开始相是真正管理国家的人,那我们就讲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宰相。

管子活了90岁,执政40年,他创造了春秋五霸之首。我们现在一届总理5年,连任一次就是10年,但是我们现在看中国的总理连任下来就非常憔悴,而管总理40年干了八任,活到90岁,弄个木头纹的马车在土路上颠簸于各个诸侯国之间,那一把老骨头非常的辛苦。他是有道之人,也是一个懂得养生的人。

管子怎么治理国家呢?他往这儿一站,衣服的下摆都不带动,天下就安定了。我们说汉代的张良打仗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管子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帷幄之中。他都不用千里之外,直接就在帷幄之中取胜。管子自己说,齐国的军队是怎么打仗的呢?齐国的大军都不用离开齐国的边境,它就能压倒天下所有的敌人。我们今天由于时间关系不能谈到管子兵法,所以只能告诉各位,齐国的军队不用离开齐国,天下各个诸侯国就投降了,这就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帷幄之中。《孙子兵法》打仗,叫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那个“殆”是打一百场仗不输,但不敢说赢。管子说十战十胜,百战百胜。我们如果读读齐桓公和管仲的40年,你就知道为什么齐桓公成为了春秋第一个霸主。

我们再看看今天的中国崛起,怎么才能和平崛起?能否做到兵未出国境,这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管子的价值。前年南京大屠杀的公祭,习近平这样说,“如果我们今天有什么疑问,我们不妨查查古文,到古文那里寻找答案。”如果我们看不清未来的路,我们不妨回过头去看看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这句话是管子说的。

在中国近现代,大家都知道梁启超先生。梁启超先生对于管子是这样评价的,“以其伟大之政治家而兼为伟大之政治学者,求诸吾国,得两人焉:于后则有王荆公,于前则有管子。此我国足以自豪于世界者也!”我们看到梁启超先生没说唐宗宋祖,他讲的是管仲。接着梁先生说“而政治学者之管子,其博大非荆公所能及;政治家之管子,其成功亦非荆公所能及。故管子倜乎远矣!”这个倜是什么意思?就是管仲是千古风流人物。梁启超先生不讲秦皇汉武,不讲唐宗宋祖,只讲管仲。

我们再看外国学者彼得·圣吉,“追溯到两千五百年前,中国与希腊正处在形成大国(萌芽)的时期。随着大型组织拥有的制度性权力增加,人们必须面对组织权力带来的危机,需要有领导管理哲学,在这个时点上,中国出现了管子与稍后的孔子,他们为中国领导哲学打下了基础”,我们看到了国外的专家对管子的评价,毫无疑问管子是人类管理学鼻祖。

管子说过,诸侯国之间的王霸之争就是当强国还是当弱国,是做大臣还是做天子?不管你是走哪一个路线,根本就是以人为本。

我们看管子为政40年,他的以人为本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今天以人为本这四个字,在我们个人来看,就觉得像喝白开水,是没有味道的。今天再说以人为本,它不是一个很高深的东西,它就是一个政治口号,我们认为政治口号底下是空的,如果底下是实的,那就叫政治纲领,纲领下是实的,口号也是实的。而管子的以人为本不是口号,它是政治纲领。为什么呢?管子说,既然是政治纲领就要解读什么是人。

五、“四欲四恶说”

管仲说我的人民是什么样的人民呢?管仲说人有四欲有四恶,人要喜爱四种东西,人要厌恶四种东西。人喜好什么呢?所有的人都好逸恶劳,所有的人都喜欢享乐,总理怎么会说这句话呢?我们的总理说我们的人民是勤劳勇敢的人民,怎么管仲说我的人民是好逸恶劳的人民呢?

​接着管仲就说,我的人民都喜欢什么呢?喜欢富贵,他们都厌恶贫贱;他们都喜欢让自己处于安全中,他们都害怕自己处于危险中;他们都喜欢生育,就是子孙传承,他们都害怕后继无人。所以管子说人有四欲,人有四恶,我们把管子的“四欲四恶说”作为管子的理论体系。

看看1943年马斯洛提出的五大需求,人有五种需求,第一是生理需求;第二是安全需求;安全需求满足了,找一个地方安全的待着,然后人们就开始有情感的需求;人们下班就要去交友,要唱卡拉OK,当人民在交友和卡拉OK中,人们就希望得到别人对自己的尊重,因此就有了尊重需求;当一个人在朋友这儿很有面子,尊重的需求满足了,他就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成功人士,要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我们看到一个人拎着LV包,不要说他,那是他人生的自我实现,是满足他的地位需求。这个理论是今天全世界商学院必讲的课程,因为这五大需求理论奠定了二战之后全世界资本主义的繁荣。我们今天中国的质量管理就一句话,“满足客户的需求”,提高满意度,管理的核心就是满足别人的需求。五大需求理论,1943年马斯洛提出来的,它奠定了二战之后整个资本主义的繁荣。

同样在公元前2700年,管仲的“四欲四恶说”奠定了齐国的强大、繁荣。以人为本底下就是四欲四恶理论体系。管仲有了这个理论体系之后就要建立一个政治大厦,他说他的政治大厦不能建立在一个流沙上,所以他一定要让人们富起来,这才是管子要做的。所以他的政治大厦是打在一个坚实的地基上,就是人的本性上。

六、“九惠之教”

老老

管子在齐国实施了“九惠之教”,第一件事情就是老老。管子规定在齐国所有的城镇都要有专门的公务员、国家官员去负责老年人的事情,老老的第一“老”是动词,就是关心老人的意思,第二个“老”就是老人,当名词。具体措施是什么?在齐国所有的城镇都要有国家公务员来负责老年人的生活,谁家有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一子无征,他们家一个人不用征税,不仅如此,政府官员每三个月要登门看望,送上酒肉,叫三月有馈肉。谁家有八十岁以上以上的老人,二子无征,月有馈肉;九十岁以上,尽家无征,每天政府官员登门看望,送上酒肉。不仅如此,老人去世之后,上共棺椁,由国家来付费安葬。

在平时要劝勉老人的子弟:精膳食,问所欲,求所嗜。我们看我们古人用词之精到,精膳食是指老人吃得好一点;问所欲是要经常问老人你想要什么;求所嗜是说老人有时候不愿意说,所以子女要去问问老人的内心世界是怎么想的。这个政策要实施了,还要用讲孝道文化吗?谁不希望自己的老人长寿,老人长寿就意味着免税,老人长寿就意味着你很有面子。如果你家老人到了九十岁,政府官员天天到你们家送温暖,你也不用上访了,你每天都能见到官员,跟他讲讲你们家缺什么。所以仓廪实则知礼节,这是一个自然而然形成的社会道德风尚,而不是强行推广的。

慈幼

解决了老年人的事情之后,第二件事情就是慈幼。管子规定在齐国所有的城镇都有专门的政府官员去从事儿童的事业。有三幼者无妇征,他们的妈妈不纳税了,四幼者尽家无征,全家都免税了。五幼又予之葆,受二人之食,谁家有五个孩子由国家给他们家派一个保姆,同时国家给他两个人的口粮,直到孩子长大。有的人在笑,很惊讶,2700年前有这么好吗?那不是旧社会吗?各位,什么叫旧社会,1948年叫旧社会,我们说旧社会就是兵荒马乱。2700年前能叫旧社会吗?各位知道2700年前是个什么样的社会?那是一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社会,那是一个人类情感非常饱满的状态,所以它不是旧社会。

我们的的确确是五千年的文明,在今天和2700年前,我们变化的是物质层面的提升,比如古人没手机,我们有手机,比如古人没有汽车轮船,我们有了。所有的变化都是在物质上,然而在审美观、精神世界、思想方面相差不大。我们看到鲜花觉得很漂亮,古人看见鲜花也觉得很漂亮;我们看到一轮明月觉得很好,古人也在吟诗作赋。可以说在这七千年间,精神层面的东西不会有太大的差距。古人也知道孝敬父母、疼爱孩子,这个跟我们今天没有区别。真正的变化是物质方面,但是在精神层面的进步没有太大。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老老、慈幼在2700年前的齐国就提出来了。

恤孤

第三个是恤孤。父母双亡那个孩子就叫孤儿,管仲提到在齐国要有专门的官员负责孤儿,他把孩子交给父母生前的亲朋好友,把孩子放到家庭当中。“属其乡党知识故人,养一孤者一子无征,养二孤者二子无征,养三孤者尽家无征。”他的税收政策是用到这些地方,光这个政策还不够。“掌孤数行问之”掌管孤儿事宜的孤儿还要经常登门看望这个孩子,“必知其食饮饥寒身之瘠胜而哀怜之。”看看这孩子身体健不健康,临走之前摸摸孩子的脸蛋。

养疾

第四个是养疾。管仲规定在齐国所有的城镇都要有专门的官员负责残疾人士,相当于我们今天的残联。什么叫残疾人?它有定义。“聋、盲、喑、哑、跛躄、偏枯、握递,不耐自生者”,管仲规定由国家养护他们,给他们治病,给他们衣食,直到他们生命自然终结。那时候的恤孤和养疾和我们今天完全不同,他们不是弄个孤儿院把孤儿放进去,他认为孩子不能离开家庭,不能没有家庭的温暖,所以孩子不能离开家庭。而残疾人放在谁家对健康人的生活都会有影响,所以残疾人要上收。跟我们今天正好相反,他们非常的讲究。残疾人是国家的,而孤儿都要寄养在各个亲朋好友的家庭,还要给优惠政策。

合独

第五个是合独,就是婚姻介绍所。古人的死亡率会高一点。管仲规定由齐国专门的政府官员来负责,解决他们的再婚问题。“取鳏寡而合和之”,古人用词之精到又体现了,我们今天老讲和谐的和,古人还讲一个合,就是合作的合。所以把这两个人合在一起,组织决定你们两个人结婚那还不行,还要看你们俩能不能过到一起去。然后由国家提供田宅的优惠政策,这个家庭稳定,国家的政策就撤掉,这就叫合独。

问疾

第六个是问疾,就是医疗保障。养疾是养残疾人,问疾就是疾病。管仲规定在所有的城镇都要有公务员身份的社区医生,他们平时巡回,谁家有九十岁以上的老人,每天登门做一次体检,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每两天体检一次,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每三天一次。对于咱们这种的就叫众庶,一般的人,社区医生每五天做一次体检。一旦发现有人生病,他自己是没有行医权的,要马上向国家上报,国家的法律规定由国家三甲医院处理,“掌病行于国中,以问病为事。”我们看到在两千多年前,国家的管理做得是非常精细。

通穷、振困

通穷、振困,就是解决贫困。

接绝

最后一个接绝,不光要照顾到活着的人,还有死去的人。凡是对国家因公致死,打仗致死的“使其知识故人受资于上而祠之。”

我们看完这个“九惠之教”,各位跟我都会有同样的疑问,这得多大的工作量,每天登门,每两天登门,每三天登门,那个时候没有汽车,也没有马,我们今天又有互联网、又有电话,我们好像等一年也没有接到这个电话,可是他每天登门,两天登门,三天登门。那我就问了,做得到做不到,它到底是文字记载,还是实际做了呢?古人是真正做了,但是光这样我也得去考证一下,所以我去翻翻历史书,看看他到底做没做。

在我们的历史文献里,可靠度最高的就是《诗经》,在《诗经》里面就有齐国的那部分,叫《齐风》,我找到了一首诗,这首诗就叫《鸡鸣》。《鸡鸣》讲的一个国家的官员和他妻子两个人早晨起床在床上的对话。早晨妻子对身边的老公说快起来吧,“鸡既鸣矣,朝既盈矣。”鸡都叫了,过一会儿天就亮了。老公就是起不来,他就说“匪鸡则鸣,苍蝇之声。”那根本不是鸡叫,那是苍蝇在叫。妻子很心疼,过了一会儿一看还得叫,说“东方明矣,朝既昌矣。”你看窗户外东方都亮了,过一会儿天就大亮了,快起来。丈夫又起不来了“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那是月光,你再让我睡会儿。过了一会儿妻子一看老公这么辛苦,叹口气“飞虫薨薨,甘于子同梦。”我知道我很烦你,我就像一个小飞虫一样在你的耳边嗡嗡的叫,我多想跟你能够好好的睡上一觉,一听自己的妻子这样讲,这老公睡不着了,起来吧。老公说了这样的话“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这个“会”字就说明这是一个国家的公务员,这个“会”就是朝会。等到朝会一结束我就马上回来陪着你,我不会让你憎恨我。

我们看到了这个齐国的《齐风》,古人是这么对话的。“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飞虫薨薨,甘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我们看到古人是这样饱满的生活,非常扎实。这就是一个齐国的政府官员的生活写照。

在《鸡鸣》这首诗的后面还有一首诗叫作《东方未明》,就是讲政府官员,我们看看这个政府官员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这是他早晨起床上班,“东方未明,颠倒衣裳。”天还没有亮我就得爬起来穿衣服,衣服穿反了,“颠之倒之,自公召之。”翻过来穿,为什么这么忙?是因为领导叫我,公家叫我。“东方未晞,颠倒衣裳。倒之颠之,自公召之。”天还没亮,我又得爬起来,这次又把衣服给穿反了,又脱下来重穿,就是因为工作的召唤。接着衣服穿好了,抓起一个东西就冲出去,他说冲出屋子的时候就是“折柳樊圃,狂夫瞿瞿。”冲出去一不小心撞到门外的古树上了,撞断了柳枝,我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奔跑,“不能辰夜,不夙则莫。”我不能好地睡觉,每天是披星戴月的辛苦,这就是齐国的官员生活状态。

我们看到齐国的政府官员是这样一种生活状态,虽然我不能直接证明管子的“九惠之教”,但是我们看到了齐国的官员是这样的奔跑。

七、“四维说”

我们要了解管子,一定要知道管子有个“四维说”,这个维是个什么字?我们要注意到它的偏旁,一定跟绳子有关。四维就是“国有四维,礼义廉耻”,国家就像一个大账篷一样,拉着四根绳,这就是四维,礼义廉耻。我们今天老说维稳,我们今天把目标重视在稳上,老怕不稳,管子说我不重视稳,我重视维。维有了,稳何愁不来。

礼是规矩,“礼不逾节,义不自进,廉不蔽恶,耻不从枉”。这个“礼”字很有意思,我们往往由于对字的不理解,导致对古人所说话的误解。例如“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这句话,是说不尊重劳动人民,法律面前不人人平等吗?不是,“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出自于《礼记》,“礼”从来不当礼貌、尊重讲,它当制度、规矩、约束。“礼不下庶人”翻译过来就是对老百姓不要穷讲究,不要弄那么多规矩去约束百姓。怎么叫不尊重劳动人民呢?它根本不当礼貌讲。“刑不上大夫”是什么意思?是说法律面前不人人平等吗?如果要是那样的话,圣人一句话,金口玉言,我们中国两千多年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么解释?要想理解“刑不上大夫”这句话,你要读完。

你翻开《礼记》是三句话,我们为了达到一个政治目的,我们把最后一句话给去掉了。它有一个刑大夫,还有一个刑人两个概念,它的意思是一个官员犯了法不能刑他的大夫之名,不能以党内的警告处分,不能降级处理代替对这个人的法律制裁,你不能刑在大夫的名上,你要刑在这个人身上,这就叫刑大夫与刑人,这里面刑大夫和刑人是两个概念。多好的一个法律思想家,结果被我们拿来做政治上的批判。这种事情一定要回去读古人的原经原典,你也不要读注释。

还有一句话,可能各位不知道,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很多人理解为:人不为自己考虑天地都不答应。不是这个意思,那个为不当介词讲,它是动词,我们古人从来没有拿为当介词的,比如为人、为学、为国、为家,就是做人、致学、致国、致家。一个人不好好做你自己,天地都不答应。我在想这从什么时候开始理解错,好像古人没有这么说的,我们去看所有的文献典籍,都没有看到这个概念,古人调侃都没有这么说的。这是近代才产生的,甚至说近代都远了,这就是当代产生的。

我记忆里是一个日本人说的,这个日本人说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古人哪有这句话,你看《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没有一个地方出现这句话。假如这句话真的这么传下去,我们中华民族是没有未来的。

我们这代人面对传统文化能做的就是回归我们的原经原典的精神,来正确的解读我们的经典。当然,有可能古人讲的一些在今天没有现实意义,但是我们要重新把它解读好了,我们有责任把古人的话赋予它今天的正确面貌。所以我们谈礼义廉耻的时候,我们就要理解“礼”字,它当制度、规矩,在这里不当礼貌。就跟“礼不下庶人”是一个意思,它不当尊重讲。

八、《管子》一书的形成

我们看到在人类历史上,这些我们早期的智者做了一个年代排序,管子出生于公元前735年,老子公元前571年,释迦牟尼公元前566年,孔子公元前551年,苏格拉底公元前470年,墨子公元前468年,基督耶稣公元前6年。孔子、老子都是管子的后人,所以管子是个什么地位呢?管子是诸子的老师。为什么这么讲呢?

在管子去世之后,大概两三百年,在齐国的都城,今天的山东淄博,就出现了一个馆舍,这里汇聚了各个诸侯国的精英,他们都汇聚到了齐国的都城,在这里做政治咨询、思想研发和思想的碰撞。我们说先秦的百家争鸣核心之地就是齐国临淄城外,他们为什么要聚到齐国的临淄城外?因为他们在这里要研读管子之学。这些学者在这里,最多的时候号称达到数百千人,在这些学者里边都有谁呢?最大的就是著名的荀子,孟子在这里前前后后待了十八年。荀子是三次被大家选举成为院长,他有两个著名的学生,一个是韩非,一个是李斯,这里边还有阴阳学派的创始人,还有著名的道家人物。

在管子之后二三百年,没有出现在秦国,没有出现在鲁国,也没有出现在三晋,他出现的是齐国,他们在这里研读学习管子之法。管子之学在当时是遍天下,因为韩非子是直接有一个记载,他说:“天下

藏商管之法家有之”,就是此时全天下是家家都藏有商鞅和管仲的语录,而且在地下学宫,这些先生们的一部论文集,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管子》一书。

​《管子》也随着秦国受到了影响,秦始皇完成统一之后有一次焚书坑儒,烧的是民间的书,国家图书馆的书没有烧。楚霸王打入咸阳,一把火把国家图书馆烧了。到了汉代,开始搜集民间的书籍进行整理。他们收集书的时候,却收集540多部《管子》。那就是天下之行书、畅书合到一起进行整理,去掉重复的最后86篇,传到了唐代不小心弄丢了10篇,剩下了76篇,今天我们还能读到沉甸甸的《管子》,一共16万字,而这16万字不是管子本人写的,但是它比管子本人写的还有价值。因为它是在那个年代里,是由一批知识分子合编的,是那个时代的知识精英共同写的,他们研读管子之法共同写出来的。这16万字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这76篇16万字没有被埋在地下,都是在地面上传播的,它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

九、管子的身世

我们下面介绍一下管子的身世。在《史记·管晏列传》中有记载:“管仲夷吾者,颍上人也。”管子小的时候家庭贫困,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鲍叔牙,鲍叔牙家里很有钱,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曾经在一起合伙做生意,鲍叔牙投资,管子进行经营,赔钱算鲍叔牙的,挣钱管子要多拿多占。他为什么要多拿多占,管子有理由,管子说你们家很有钱了,你再拿你们家还是很有钱,我们家没钱,所以我们家多拿。他不按投资比例,我们今天是按投资比例分配。为什么我们今天跟管子不同?管子是谁家穷谁就拿得多,你家富有,你拿那个钱没有什么用处,那我们今天就远离偏道了。

管子曾经当兵打仗,管子打仗很有意思,他是冲锋在后,逃跑在前。打三次仗,一看情况不对,管子扭头就跑。管子有道理,说因为我家里有老母,我不能战死,我要是战死了,老母亲就活不了了,对不对?当然对了。

我们教育自己的孩子也是,你出去的时候可得小心点,一看架式不对就赶紧回来。管子曾经被保荐到君王那儿,三次面见君王,三次被君王轰出去,鲍叔牙说管子家贫,他需要钱。因此管子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牙,我们今天的成语叫管鲍之交。长大以后终于得到了当时齐国国君的赏识,齐僖公有三个儿子,公子纠,公子小白,老大就是太子,齐僖公就请管仲、鲍叔牙还有一个他们的老朋友,三个人来辅导老二跟老三。

分配任务以后鲍叔牙闹情绪,说我不想干。老大诸儿昏庸无道,将来会废掉,老大被废掉,齐国的君王往下排就是老二,我现在辅导老三,我输在起跑线上,何况老二有管仲和召忽在辅导,所以我不干。要不然我们三个人一起辅导老二得了。管仲不同意,我们三个人分头辅导两个,我们一定能够压过诸儿,管仲说完这句话召忽就不爱听。召忽说管仲你这叫什么话?未来君位,诸儿被废一定得给公子纠,如果越过公子纠给了公子小白,我召忽宁死不答应,三个好朋友把话说得很严重了。管仲听完以后也很严肃,我不会为公子纠死,让我死除非是齐国灭亡,宗庙灭、社稷破,我是为国死,我怎么能为一个公子纠死,这个意思在我们今天来说就是我爱国不为君。

果然,诸儿登极成为了齐襄公,齐襄公昏庸无道,没过多少年,结果把君位丢了,他被公孙无知杀了。把他杀了以后,公孙无知并没有把君位往下传,公孙无知要自己成为齐国的新君,齐国乱了套了,公子纠和后面的公子小白肯定会被杀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公子纠在管仲和召忽的保护下跑到莒国,不到一年公孙无知被杀了,齐国没有君王。在齐国没有君王时期,里面就形成了两派,一派是希望公子纠成为君王,一派是希望公子小白成为君王。

消息传出,公子纠就想回国,可当他想回国的时候,鲁国把他扣了,你回去肯定是齐国的君王,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得给我一些好处,这样就妨碍了公子纠。而公子小白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管仲带了三十辆战车把公子小白劫住,拦住公子小白以后指着小白就骂,你太不象话了!你怎么和你哥哥争,你这样做跟公孙无知有什么区别?把这个小白骂得非常羞愧,低着头不敢吭气,转过来就往自己的车马里面走。管仲一看这个小白泄了劲,扭头往回走,管仲就从身上把弓箭摘下来,冲着小白射出去,管仲是个神箭手,小白肯定没被射死,正好小白的后心据说有块玉,反正这个箭打在这块玉上,但是力度非常大。小白在摔倒的过程中,他就明白了,我争君位也是死,不争也活不了,那我还得争。小白倒地的过程中就咬舌口吐鲜血,鲍叔牙一看小白死了,就火了,正要跟管仲理论,管仲一看小白死了,跳上战车回鲁国迎接公子纠。这边公子小白早就从地上爬起来没死。小白就成为了齐桓公,我们可以这么说,齐桓公的出现,华夏中国是为之一振。

小白成为了齐桓公,把齐国的大军压向鲁国,要求鲁国杀死公子纠,而且要求管仲和召忽要活着回来,因为和管仲有一箭之仇,要亲自杀。鲁国的君王就害怕了,就把公子纠给杀了,而且把管仲和召忽乖乖地放到囚车里送回来。

到了齐国的境内,囚车停下来,囚车门打开,召忽和管仲两个人看到前边就是齐桓公的大军,也看到了鲍叔牙,这个时候召忽就跟管仲说,因为有鲍叔牙,我们两个人不会被杀,而且我们很有可能就进入丞相席列,但是你要记住在我们的黄泉路上还有公子纠,公子纠的黄泉之路需要一个死臣相伴,生者就是你管仲,死者就是我召忽,说完拔剑就自杀了。管仲一看召忽已死,就一步走向齐桓公,齐桓公从大军里迎出来,直接拉着管仲回到齐国临淄城,到了临淄城里,他要拜管仲为相,都不提那一箭的事。

齐桓公要拜管仲为相,管仲说你拜我为相可以,但是你有什么样的国家理想。公子小白说我还能有什么国家理想,你帮我维稳就可以了,你只要让我别被人杀了,我就谢天谢地,你就帮我安定就可以了。管仲听完摇摇头,管仲说不可以,如果这样我就不来了,我要求你确立国家,就是让齐国成就春秋霸业,所有诸侯国的老大。

这个话说完以后,公子小白就很害怕,这不可能,我刚刚登上君位,还没坐稳,我们就树立这样的旗帜,那我不是很快就完蛋了吗?他不干。管仲说必须要确立这样的国家意志,管仲一看他不答应,站起来就走,小白追出去说你怎么就走了呢?管仲说,我与其陪伴你这样一个胸无大志之人,还不如在黄泉路上陪公子纠,这又把齐桓公吓坏了。两个人回来死了一个,又要死一个,放着活着的人不享福,宁可跟着死去的王兄,可见你这个人的人格魅力。逼得公子小白没办法,就把他拦住并同意了。

管仲一看小白答应了,小白跟管仲说你建立这样一个国家理想很好,但是我有一个缺点,我这个人喜欢喝酒,一喝酒就三天不醒人事,我是不上朝的,就你管仲一个人干。管仲一听,是个坏毛病,但是不妨碍齐国强大。小白又说,我这个人喜欢玩、喜欢打猎,我一打猎出行十天半个月,甚至三个月不回朝,国家由你一个人来,管仲一听,说是个坏毛病,但是不妨碍齐国强大,齐桓公一听这个也答应了。我还有第三个毛病,我第三个毛病比我哥哥得还糟糕(他的哥哥诸儿最后被鲁国的国君杀了),我这个毛病让我们家七个女人都不能出嫁。管仲听完以后说不碍事,齐桓公说这还不碍事,就站起来了,拿了一把剑,说我现在如此的生活不堪,你还说不碍事,到底什么跟齐国有关?管仲一看齐桓公急了,也站起来了,说你作为国君,你说的三个毛病都是个人的毛病,不是齐国的毛病,你只有两件事情影响齐国的强大,一个就是你能不能放手用人,一个是你够不够果断。

 齐桓公听了以后觉得好像有道理,非常的佩服,把剑扔下就要拜管仲为相,管仲说你慢着,我还有问题呢。管仲说,我做了宰相很有权,但是我家境贫寒,我见到有钱人抬不起头来。齐桓公说,这还不好说,拿手一指,那个城市七千五百户人家的税收都归你管仲个人所有,这七千五百户什么概念,那时候一个中小的诸侯就是万户侯,顶上一个小诸侯。给了管仲这么多的财富,管仲当时很高兴,管仲感谢齐桓公,并说臣有权,现在也有钱了,但是还不行,我出身卑贱,我见到地位比我尊贵的人,他们看不起我,我是抬不起头的,齐桓公一听这还不好办吗?按照我们国家的贵族序列,最高的贵族就叫上卿,齐国有三个,我手里有一个指标,我给你管仲,你是贵族中的最高官。管仲说感谢你,臣有权了,有钱了,臣贵为上卿,可是我还是不行,我跟你不够亲,你们家族的人见到我是不买我账的,齐桓公说这个好办,我管你叫父亲吧。于是齐桓公就拜管仲为父,成为管仲的义子,管仲成为齐桓公的义父。

管仲这个时候站起来了,管仲说臣有权、有钱、有地位、臣跟你亲如父子,我就可以做你的宰相,管仲就做了齐国的宰相。我们说齐桓公一出华夏中国为之一震,管丞相一出天下为之一变。齐桓公任管仲为相,三年齐国就开始变化,就维稳了。三岁之变,五岁齐国一出兵就是上万人的军队,而且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三年齐国维稳,四年全国民心统一,五年的时间齐国的军队兵出一万数,方行东西南北,无人可以与之抗衡,所以管丞相一个五年计划就完成了齐国的称霸。这就是管仲。

我们说为什么管仲让天下为之一变?为什么齐桓公让国家为之一振?我们可以说改朝换代,我们可以说亡国,但是不能亡天下。

在管子的时代天下已经开始乱了,那个时代是春秋,西周已经灭亡。到了公元前770年周平王没办法,把周朝的都城迁到了洛阳附近,开始了东周时代,东周的开始就是中国春秋时代的开始。我们说西周的时候是由天子说的算,到了春秋就是诸侯说的算,到了战国是大家族说的算。在那个时期,国家是什么状态呢?外来的异族,它不是在我们的四境之外,它和华夏是犬牙交互,混杂在一起,甚至有很多我们小的诸侯国就被戎敌给灭了。因此有人这样讲,那个时代所有的敌人全都打到了中原腹地,和华夏族混居在一起,而且随时整个华夏族都可能被灭干净,我们中华文明犹如挂在一条头发丝上一样危险,就在这样最关键的时候管仲出来了,管仲把华夏文明救了,使得华夏文明没有断绝。

所以,我们看到在今天全世界四大文明也好、六大文明也好,真正传到今天的只有华夏文明。整个华夏文明从原始传到今天,可以说有管子莫大的功劳。

十、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

齐国既是春秋五霸又是战国七雄,鲁国倒是没被人取代,不死不活,既不是春秋五霸也不是战国七雄,人家活了三十四代,这就是两位圣贤要的东西不一样。周公姬,把他封大鲁地是最好的一块,所以他养尊处优,他知道这就是天子让我的后人享福,我何必要强大。姜子牙被封大泰山北边,那是一个不毛之地,姜子牙知道他不是姓姬,他姓姜,周武王是要他帮周朝挡住一边,所以他只能让国家强大。

受封之后,周公就问姜子牙,将来齐国怎么建?姜子牙说我是任人唯贤,他的原话就是尊贤尚功。你是任人唯贤,还是任人唯亲?可能大家都会任人唯贤。周公说,如果鲁国任人唯亲,鲁国强大不了,你们会越来越弱,但是你们齐国任人唯贤,你们会越来越强大,可能传不了多长时间你们齐国就不姓姜了,就会姓别的姓。姜子牙也是圣人,周公也是圣人,两位圣贤之人所说的话,所做的预测全兑现了。

这两个人的选择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看到任人唯贤也好,任人唯亲也好,都不是绝对的,是有条件的。我们今天的企业家应该任人唯亲,还是应该任人唯贤?你记得我们刚才讲的阴阳五行架构吗?你应该怎么做不是你决定的,谁决定呢?你回头看看你儿子,如果你儿子比你还牛,你只管放手任人唯贤,因为你用的人儿子都能用;如果你儿子是刘备的儿子,任人唯亲,或者弄一个基金别让孩子干了,因为你用的人将来都是祸害。这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一个人应该怎么做,不是你决定的,是别人决定的,你不能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所以鲁国越来越弱;齐国到了齐桓公,虽然大乱,但是仍然很强,大军压过来,鲁国国君乖乖就把公子纠杀了,把管仲和召忽送回去。

我们看,春秋时期的一个春秋五霸图。我们看到春秋五霸说的都是君王,而战国七雄说的是国家,春秋五霸是以君王论,战国七雄是以国家论。齐桓公之后继位的国君就不是五霸了,那就是换到了晋文公。

随着形势的变化,到了战国,齐国越来越大,鲁国就被包在里面。最后的战争我们都知道是秦灭六国得到了天下,可是齐国从战争一开始一直打到了公元前221年,是最后一个被灭掉的国家,所以它一直战斗到战争的最后。它在整个过程中,吞并了其他大大小小的国家35个,几乎所有强大的国家齐国都打过。我在这里要提醒大家,那个时候是什么工具,连个轴承都没有。   

我在陕西的时候,陕西的朋友说要陪着我去看看兵马俑,我说这里的兵马俑都是假的,齐国人埋的才是真的。齐国人在里面埋了六百匹精良战马,一百五十辆战车,而且战马都是精良的马,这是一个中等诸侯国全部的国防力量,你就能知道齐国当时有多么的强大。

十一、孔子、荀子对管仲的评价

管仲是孔子和诸子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这是我今天这个课最重要的地方,我就是要讲这个话题。

孔子比管子晚,孔子带弟子绕道到管子古村拜一下,到了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孔子跟弟子露宿在村下,孔子跟弟子有一段对话。孔子一个有名的弟子叫子路,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这个意思就是说你不忠,在儒家里面就不是仁。我们知道孔子的学说叫仁学,仁在孔子的思想里面是非常重要的概念,是做人的顶级。孔子跟弟子有很多次的讨论,现在讨论到管子。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子路问完这个话,孔子回答完以后,子贡拍案而起,完全不同意老师说的。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这就是叛变投敌。我们读文献一定要读到里边的精妙地方,我们看看孔子怎么回答,“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你要注意到这个相字,子贡跟老师用了一个“相”字,管仲不能死又“相”着,孔子在这儿不用这个“相”字,就有回避的嫌疑,所以孔子在这儿直接就用原概念顶了子贡。“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凉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我们举个例子,齐桓公跟鲁国正商量着怎么征伐楚国,看到燕国过来求救,马上就把征伐楚国的事放下。就在鲁国拒绝出兵的时候,齐桓公跟管仲带着军队出兵,这一仗打了一年多,一直追到了山里,就是我们北部的燕山山脉,最后迷路了,最后老马识途。齐桓公搬师回国,燕国的国君非常感谢,拉着齐桓公的衣袖,为齐桓公拉着马,一路有说有笑。走着走着,齐桓公说不对,站住,你送我太远了,已经送到我们齐国来了,按照周天子的规矩,不能越过边境,你现在越过了齐国跟燕国的边境,我们违反了周天子的规矩,因此齐桓公拉了一线,割了几十里地给燕国,这就是齐国。

齐桓公有一次出兵攻打鲁国,就在鲁国都城外面修了一个很高的土堆,第二天早晨齐桓公要鲁国国君上去签协议,结果齐桓公第二天早晨就高高兴兴的上去了。谁知道这个鲁国有一个曹刿,曹刿有一个匕首,看到齐桓公过来,一下子用刀把齐桓公顶上了,这就是一个突然的变化。他拉着齐桓公说谁上来齐桓公就完了,齐桓公是个虎狼之辈,就要拼命,管仲就摆手,生怕他胡来。管仲是齐桓公的干爹,他说什么齐桓公听什么,所以曹刿就说,你马上退兵,四十个城市都要还给我们,齐桓公气坏了,一看管仲点头说答应,齐桓公就答应了。一答应,曹刿就松手,齐桓公就下来了,拉着管仲回到了齐军。

这个齐桓公坐到了齐军的位置上以后,那就变了。要所有的齐国骏马把鲁国踏平,对不对?这太无语了,我这四十个城怎么能还给你呢?结果管仲说,你要言而有信,你怎么答应人家,你就怎么做。齐桓公一看管仲坚持,没办法,整个拔营回到了齐国,四十个城市全部还了。这个要按我们今天说,这个合同受胁迫,是没有法律作用的,我们看到齐桓公在这种条件下照样做了。所以我们说一个燕国,一个鲁国的事情,齐国得到了两个非常坚实的政治盟友,而且得到了天下的信任,它非常的有声望,这就是孔子对管仲评价这么高的原因。

如果没有管仲我们今天就还是头发散落,衣服右边压左边,向左边开气的野蛮人,没有管仲我们就文明倒退,孔子这句话肯定的不是管仲那个时代,而是肯定管仲在整个华夏文明传承中的文明积蓄。如果没有管仲,天下就亡了,这就是亡天下。

孔子说所以我们评价管仲怎么能用匹夫匹妇那样的标准呢?怎么能拿评价一般人的标准来评价管仲呢?一般的人活在一个小沟小河里面呢?一生就像自尽一样流掉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人,因此我们评价管仲不能拿评价匹夫的标准,我们对管仲是要用另一个标准,那就是“如其仁,如其仁”。当我们看到这段文献的时候可以这样想,孔子看管仲是非常清晰的,比2700年后的我们要清楚得多。

在孔子时代,孔子不是圣人,周游列国没有人待见他,但是在孔子心目中,管仲是天下的圣人,是“如其仁,如其仁”,这个“仁”就通“圣”,所以孔子的心目中管仲是圣人,对管仲的评价,那绝不是一般人的评价标准,而是一个非常高大的形象。我们看到这段文献,孔子的思想不是后代那种教条,他是如此之灵动,一个没有做到忠、一个用他们的标准来看是变节的人,照样评价他“如其仁,如其仁”。这就是孔子的看法。通过这儿我们看到孔子不是一般的人。

我们看荀子说:“仲尼之门人,五尺之竖子,言羞称乎五伯。是何也?曰:然!彼诚可羞称也。齐桓,五伯之盛者也,前事则杀兄而争国;内行则姑姊妹之不嫁者七人,闺门之内,般乐奢汏,以齐之分奉之而不足;外事则诈邾、袭莒,并国三十五。其事行也若是其险污淫汏也。彼固曷足称乎大君子之门哉!若是而不亡,乃霸,何也?”

我们就看这件事情,今天我们的文化传两千多年期间,不知道这中间打了多少折扣。你看这一代都没传下来,所以荀子最后回答孔子弟子的这个疑问是用了这样一句:“於乎!夫齐桓公有天下之大节焉”,这个体现的是荀子对齐桓公的敬意,齐桓公虽然有这么多的缺点,但也有天下所有人的优点。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